快捷搜索:

哥哥24岁了还没娶上媳妇,只有臭蛋到了五十多岁

2019-09-28 12:43栏目:小说推荐
TAG:

  一
  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,每次回家探亲都听人讲起菊花姑娘的故事。
  我们村子有几十户人家,住在一片开阔的大山沟里。沟南山坡上种满了油菜。每逢春天油菜花盛开时,那又黄又小的花朵开成一片花海,阵阵清香向村里飘来。醉得少男少女们在油菜花地里跑来跑去地玩耍。谈情说爱的也会跑到菜地里找个低洼处隐蔽起来窃窃私语。
  村西有一户人家叫孙大山,年愈六十,膝下有三女。大妮,二妮都已出门。三妮叫菊花,十八九岁,已出落成水灵灵的大姑娘。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,看起人来总是笑眯眯的。圆圆的脸蛋红扑扑的,身子骨不胖不瘦,壮壮实实,几十斤的粮袋扛到肩上就走。一看就知道是农村的女孩子,提亲的说媒的堵满了门。菊花也不去见,爹娘就说她,你这孩子真不懂事,女孩大了就要出嫁,你不去见难到让我们这把老骨头去见不成?说急了菊花就给爹娘耍性子,说,爹,娘,你们是不是想把我快一点赶出去啊?要赶,我现在就走。傻闺女,给你说婆家都是为你好!娘说。俺还小,不说。菊花厥起嘴,看娘一眼就跑出去不吭了。说不说这是假话,其实菊花心里早已经有人了。这人就是村东边孟庄潘丗海家的二小子潘亮亮。潘丗海这一辈就生了三个儿子。老伴去世早,他又当爹又当娘把三个儿子拉扯大。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。大儿子25岁上,老潘累死累活给老大盖了三间房,娶了媳妇成了家,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
  眨眼间老二也22了,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主动上门说亲的也就不多。就连媒婆走到潘家门口也是绕着走。生怕老潘看见了让提亲。亮亮这孩子和菊花从小学到初中、高中都是同学。说不上青梅竹马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。上高二时两人就谈上了。高中毕业两人都在家务农。虽说离得很近,在农村还是不好意思公开来往。所以有人来提亲菊花就以不找为借口拒绝对方,保留心里的秘密。
  菊花不找可爹娘急啊,特别是老爹还有自己的打算。说来话长,菊花爹叫孙大山,祖辈都是单传。他结婚晚,老婆比他大三岁。等生下菊花时,老婆已40开外了。孙大山心急火燎地对他老婆说,趁年轻使使劲,给俺孙家生个带巴的。老婆很理解老孙的心情,在精心照应菊花的同时,注意调养自己的身体,加紧做活,一心想为老孙家生个儿子。这事也怪,你越想啥越不来啥。等菊花长到三岁上,菊花娘不但没生个儿,连个孕都没怀上。老孙还不死心,心想,没怀上那还是功夫不到家。我就不信怀不上。带着女人东跑西颠求名医,找偏方,吃中药,凡是能用的法都用了。折腾到最后老婆绝经了,还是没怀上。气的老孙骂老婆不争气。现在菊花长到十八九了,老婆也是六十岁的人了,生儿的心也就死了。
  别人给他出主意说,大山你傻啊!你没儿子不会娶个“倒插门”女婿来你家。生个儿子改姓你家的姓不照样风光,等你一闭眼谁还问是不是你亲生的,这事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。不能很认真!孙大山经别人一指点,好像开了巧,就一心想在菊花身上打主意。孙大山亲自出马找媒婆说亲。这媒婆倒也很认真,一连提了好几个候选人。最后大山看上了李庄的孙开可家的老三。孙开可生有三男一女,老大老二已成家,老三也长大成人,跟村里的人出去打了两年工,吃不了苦,跑回家也就没再出去,跟着孙开可在家做点小生意。孙开可正愁着给老三找媳妇呢,听说孙大山有意要把菊花嫁给儿子,心里自然高兴。私下里托人去提亲,给了很优厚的条件。菊花爹提了两个条件,其中一条是“倒插门”,即老三要到菊花家来。有了孩子要姓菊花家的姓。还好,两家都姓孙,一笔写不出两个孙来。有了孩子姓孙就是了,这倒是少找很多麻烦。
  
  二
  孙开可是村上有名的老抠。一分钱能掰成八瓣用,一碗稀饭喝完总怕喝不净还要舔舔才算了事。山里缺水,为了节省水,这脸两二、三天才洗一次。菊花爹看上的就是这一点,说,孙开可抠说明他会过日子,有个会过日子的爹,这儿也差不哪去。等过来了,家里交给他管也放心了。爹的意思给菊花一说,菊花就急了,说,我有了,你们谁也别提了。谁?你说给爹听听。菊花被逼得没法只好一十一五地说了出来。最后还强调说,俺同学说啦,他愿意过来跟咱过,他兄弟三个,家里正愁娶媳妇没法盖房呢。爹听了沉默了一会说,我打听打听再说。
  三天后,爹从地里回来,见了菊花就说,花儿,你同学家里情况我问了。家里条件不行,太穷,要啥没啥,他过来两手空空咱要他干啥?我给你说的孙开可家条件好啊,孙开可说啦,他家老三喜欢你,要是成了,他就让老三带10万块钱过来跟咱过,这钱就当是娶媳妇过日子的钱。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还可以帮咱,你看这一比不就看出那个好了吗?
  菊花在一旁听的脸一阵红一阵黑地说,他就是带100万,我也不跟他结婚。我不喜欢他家里人,一身臭铜钱气有啥好的。再说啦,他孙开可是有名的老抠货,一分钱恨不得当100块钱花,他会舍得让他儿给你带钱来?他在村里开个小卖铺,针头线脑的能挣几个钱?他大儿刚结了婚听说还是借的钱。到现在还没还上,他从哪弄10万给你。听他胡吹吧!潘亮亮家虽然穷,人好能干,只要好好过,我们也会挣大钱的。说着说着父女俩吵起来了。这婚事也就搁浅了。
  春天来了,南山坡的油菜花开了,清香扑鼻。潘亮亮和菊花手拉手在花海里游走,欢声笑语在花海里飘荡。一会儿两人不见了,无数的花朵把两人盖的严严实实,一阵阵热吻,一阵阵呻吟……就连忙碌的蝶蜂也不敢惊动他们的美梦。
  “嗷—呜,嗷—呜!”一阵狼嚎从不远处传来。惊得两人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,向四周望去。只见一只大黄狼,张着嘴,垂着鲜红的舌头,两耳竖起,瞪着两只血红的大眼站在不远处,正在四下张望。不容多想,亮亮迅速脱下衣服蒙住菊花,猛地把菊花压在身下。你轻点!菊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小声说。亮亮说,别说话,狼来了!菊花啊了一声紧紧抱着亮亮不吭声了。狼嚎着走得越来越近,就连走路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。菊花想,今天完了!吓的脸发白,大气不敢出。
  亮亮迷着眼偷偷地看着狼走到身边,吓的身子发抖,心咚咚直跳。狼站在两人身边,看着两个肉体在抖动,也不知是什么,闻了又闻,看了又看犹豫一会扭头就走了。亮亮的眼越睁越大,确实看到狼走远了,才慢慢猫起腰站起来,直到看不见狼了才抱起吓昏的菊花。没事了,起来吧!亮亮摇摇菊花的身子说。菊花这才慢慢地坐起来,还是抱着亮亮不放,惊恐地问,真走啦?
  亮亮说,真走了!菊花这才松了一口气说,吓死我了,今天咱俩差一点没命了。亮亮大笑道,哈哈,我就是没命了,你也不会让你没命。狼不会吃你的。
  为啥?菊花一脸疑惑地看着亮亮,等他回答。春天狼饿了才会出来找食吃。我压在你上面,又把你保起来,狼就是想吃也是先吃我啊,我的块大肉多,不等把我吃完它就饱了。吃饱了还不回去啊。你想想你的肉就是再香它也没胃口吃了。你就等着回去报信吧。啊!
  菊花两手在亮亮身上乱捶起来,撒娇说,我不让你死,狼也不会吃你!说着抱住亮亮的脸狂吻起来。菊花在危难之际被亮亮机灵的保护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,无数的热吻也表达不尽她对亮亮的爱。
  
  三
  油菜花地里的事让菊花更加喜爱潘亮亮,认为亮亮是靠得住的男人,跟了他有安全感。一天吃过午饭,菊花看爹的情绪好,就又提出和潘亮亮的关系。说潘家想来提亲。爹一听,立马变了脸,说,不行,找谁也不能找潘家的孩子。你受苦受穷还没受够?孙家的老三多好,你就不同意!说着说着爷俩吵开了。菊花哭着出了门。
  在孟庄村西边一棵大柳树下,菊花一边哭一边和亮亮说着和她爹吵架的事。亮亮劝道,别哭啦,我等你还不行,好事多磨,你爹以后会想通的。俺村今晚放电影,你别走了,跟我一块看电影,散了场我送你回去。
  电影播放的是《刘堡的故事》,把两个年轻人感动得不得了。十点电影结束,亮亮骑车送菊花回家。刚离村不久,一个人从地里蹿出来,拦住亮亮说,你走开让小妞留下。说着就想动手摸菊花的身子,亮亮来不及支车,上去就是一拳打到小流氓的脸上。小流氓伸手从皮带下拔出刀,向着亮亮身上就是一顿乱刺,亮亮忍着疼赤手空拳左打右踢和流氓搏斗。不知被刺到哪里,亮亮哎呀一声倒在地上。在明亮月光的照射下,菊花看到一股血从亮亮身上正向外流。菊花也不知从哪来的胆,高喊,救命啊!救命啊!听到喊声远处有人向这边跑来,小流氓见势不妙,拔腿就跑。不一会有三个男的跑来,一看这情况,两个男的继续向前追找凶手,另一个男子和菊花立即打电话,向卫生院求救。
  亮亮在乡卫生院醒来已是后半夜三点了。菊花一直陪伴着亮亮,家里人也都来了。亮亮经过简单治疗被转到县医院。腿和胳膊都受了重伤,还好没有伤着筋骨。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和静养,亮亮身体才逐渐好起来。
  经过这次住院,亮亮家欠了上万元的债。亮亮收拾行囊决定去南方打工挣钱还债,临走他拉着菊花的手说,菊花,一定等我。等我挣够钱回家娶你!说完和同村的几个年轻人向远方走去。
  在亮亮外出的日子里,两人经常电话联系,叙说思念之情。有时亮亮打电话找菊花,菊花的爹娘就推脱说菊花不在家,给挂了。好多次都这样,菊花知道后,给爹娘说,只要我在家,亮亮来电话你们不能给我挂了。我和他好定了,你们谁也管不了。菊花在婚姻上忍受着爹娘的干扰和吵闹,决心抗争到底。
  春节到了,亮亮也和大批农民工一样,扛着行李回家过年。一天晚上亮亮提着一个包来到菊花家门口,欲进家门,又不敢,正好有一个女孩从菊花家出来,亮亮问道,菊花在不在家?姑娘看看亮亮明白了八九,说,在啊,刚才我还和她说话呢。
  亮亮说,我叫亮亮,你叫她出来一下好吗?我有事要给她说,不方便进去。姑娘笑了,说,你等等。随即推门进去。在院里叫道,菊花,你出来一下,我有事给你说。门吱一声开了。
  啊!是小芹啊,你进屋来呗。菊花说。小芹说,不啦,就几句话的事,你出来一下吧。
  好!菊花说着小跑似的走出来,小芹拉着她在耳边小声嘀咕一下,菊花惊叫一声,说,真的?人呢?小芹说,在门外,你跟我来。菊花跟小芹走到门外,一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站着。菊花激动地小声说,亮亮,你回来了。小芹扭头一看两人抱在了一起,就笑着赶紧离开。亮亮说,过年了,我给你买了一件外衣和一件红毛衣,不知你喜欢不喜欢,你穿上试试。十六我就走了。亮亮把一包衣服放在菊花身边,两人手拉着手说个没完。
  亮亮走了。菊花在门口久久地站着,看着亮亮消失在夜色里,心还在咚咚地跳。十五一过亮亮扛着行囊和村里人一起,又踏上南去的列车打工去了。
  
  四
  因为忙,这年的春节亮亮没有回来。两人在电话里畅叙思念之情,菊花思念亮亮,可菊花爹娘却紧锣密鼓地筹划着让她和孙开可家的老三成亲。孙开可三番五次托媒说亲,又亲自来家送钱送物。孙家老三不断向菊花家跑。嘴甜的像抹了蜜,一进门就阿姨长阿姨短地叫,把菊花娘高兴得合不上嘴。
  菊花娘不停地对菊花爹说,你看这老三真是个好孩子,要是过来了,给咱又当儿子又当女婿,是多好的事啊!唉!咱那不争气的闺女就是不开窍,你说咋办?菊花爹瞪着眼恶恨恨地说,咋办?这事由不了她。
  这年初夏,麦子刚刚吐穗。菊花爹给菊花说,她的婚事家里给她定了孙家的老三。菊花一听,气冲脑门,说,你们非要逼死我不成?我活着是潘亮亮的人,死了是潘亮亮的鬼,决不会和孙家的老三结婚。爹娘没想到,菊花还这样强硬坚决。菊花爹心想女孩子吓吓也许就同意了,就说,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,这事两家大人定好了,下个月十六就成亲。孙家老三来咱家过。
  他来我走!
  你敢!你向哪走?
  我上天我入地,你们管不着!菊花伤心地哭着说。
  算算离成亲的日子还有半个多月,菊花爹娘怕菊花跑了。就不让菊花出门,在家看着她。后来菊花妈把菊花的姐叫来劝她,并监督她。菊花的姐反倒劝爹和娘,都啥时侯了你们还逼婚?菊花有权选一个自己相爱的人成家,你们当老的不能这样做,我也不会支持你们。爹把姐骂了一顿就给撵了回去。菊花趁爹妈不在家和亮亮通了电话。亮亮说,菊花,不要怕,更不要寻短见。生活是美好的,一定要好好地活着,我们相爱是光明的,我们的婚姻一定会实现……说着说着菊花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  十五这天夜里,月满人欢,万籁俱静。菊花穿上亮亮给自己买的衣裳,梳妆打扮好,提着一个小包就悄悄地出了屋。面对爹娘的屋鞠了一个躬,然后沿着墙边的梯子登到墙顶,只见外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等侯。菊花小声说,亮亮快接我。说话跳了下去,亮亮一把抱住,两人相拥在一起,两张热唇亲热在一起。瞬间,亮亮抬头看看菊花说,今天你真美。菊花在月光的沐浴下,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,娇滴滴地说,亮哥,今天就是我们俩成亲的日子,咱们走吧。说完两人各提一个包,大步向村外走去。

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一个初秋的午后,张小芹和爹娘一起,把媒婆郭大妞送出门外。

美高梅登录网址 1

“你们好好想想,我晚上再过来。如果小芹同意,咱明天就相亲。”

臭蛋服侍老娘吃完早饭后,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。虽说农村人的时间不像城里人那样金贵,庄稼也不会给你画个旷工,扣个迟到,可要是伺候的它不周到,长个病招个灾的,损失可就大了。

媒婆边走边回头叮嘱一句。张小芹什么也没听见,只看到媒婆右嘴角处硬币大小的黑痣在不停的晃动。

等王婶进了大门,臭蛋和她打了个招呼,背起喷雾器出了门。今天村南那块地里的棉花该打农药了,昨天他在那儿经过时,看到棉株上新结的棉桃被虫子咬了不少。

娘搀扶着爹进屋了。张小芹站在院子里,看着哥哥和爹娘好不容易盖起的三间砖瓦房,还没垒起院墙,这从屋里出来跟站在大街上没什么两样。如果不是哥哥张保的帮衬,恐怕自己和爹娘还在那三间土墙毛草屋里蜗居着呢。爹娘年迈,自己和弟弟又太小。什么时候才有能力盖这样的房子呢?

臭蛋今年五十多岁,是个老光棍。他爹娘生了他弟兄四个,他排行老大。他们弟兄都继承了爹妈优良的基因,长得方头大耳,一表人才。至于为什么四个兄弟都成家立业,儿孙满堂了,只有臭蛋到了五十多岁还是光棍一条?这就得从他小时候说起。

当年,爹由于家里穷,四十岁才娶上带着一个五岁儿子的娘。如今,爹娘已是六十岁左右的人了,体弱多病,哥哥24岁了还没娶上媳妇。媒婆说了,如果不是她消息灵通,那王家和李家都准备换亲,是她这么插上一杠,才使得自家也加入进来,三家转亲。这样,既解决了哥哥的燃眉之急,也使那两家不至于因为换亲而尴尬。

臭蛋的爹是家里的长子,他又是他爹的长子,从他生下的那一天起,就成了这个大家族的宝贝。在他八个多月的一天,叔叔逗他玩,把他高高扔起来,本来是有把握接住他的,谁知脚下一滑,自己还没站稳的档口,臭蛋从空中落下,重重地砸在了地上,吓得他叔叔差点瘫在那儿。

换亲、转亲,这一个古老的风俗,在五六十年代贫困的农村很盛行。换亲,是不相识的两家对换姑娘娶媳妇,转亲,是三家或者三家以上对换,最多的有八家对换。而媒婆媒汉是自打人类从猴子变成人的时候就有的一种职业。他们相互交换手中掌握的信息进行整合分类,然后排出个大致顺序,将有着共同要求的几家联系在了一起。

好在被摔扁了脑袋的臭蛋命大,只是狂哭了一个上午,喂了他两个鸡蛋羹之后,就睡着了。不过从那以后,就是反应有些迟钝,说话逻辑混乱不清,别的倒是没有受什么影响。

张小芹这一年18岁,小学勉强上完便辍学了。以前听大人们口口相传换亲转亲时,自己跟听天书一样,没想到,这都八十年代了,自己又搭上了这一末班车。

随着弟弟们的出生,再加上他的迟缓混沌,家人都对他失去了兴趣,就连吃饭,也是在饭桌上没有他的位子,让他自己在屋角的一条板凳上,扔给他两个窝头,几根咸菜,就是一餐饭。

“虽说那王家儿子已经25岁,比小芹大七岁,但是,他家里有一辆用床单盖着的自行车,你们有吗?瞅瞅你们家,除了床,就是木头疙瘩凳子。”

美高梅登录网址,这种待遇一直持续到他的弟弟们一个个结婚成家,都搬出去另立门户后,家里只剩下他们三人时,爹娘才极不情愿地让他上了桌,但每餐必催:你吃饭能不能快一点,吃快了还能把你噎死啊!但大多数时候,他娘还是没有耐心等他吃完,就收拾起桌子,把他碗里那半碗饭倒到了猪槽里。

媒婆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。当娘毕恭毕敬地递上一碗鸡蛋茶时,那媒婆满脸皱纹都舒展开了,就像盛开的菊花瓣,每根皱纹里都洋溢着笑意。

其实论起他们的家庭条件,臭蛋那时也完全能找到个老婆,好的找不到,条件差的或有残疾的女人还是能找到的。那两年亲戚邻居们也有不少给他说媳妇的,都被他爹娘给回绝了。

“这跑了一晌,还真饿了。”她客气了一下,端起碗就喝了。

虽然他娘每次都是挑女方的毛病,但别人都知道,她这是怕花钱。给那三个儿子盖房结婚,什么样的家庭也能被掏空,哪有闲钱给他娶媳妇?再说他这个条件,人家女方能少要了彩礼吗?

“可怜我那小儿子咋办呢?”娘满心欢喜,爹却为自己的亲儿子操心。

直到后来,臭蛋见爹娘不管他,心里也是气愤。在他快四十岁的那一年,他姑姑到他家提亲,给他说了一个腿有残疾,还带着一个儿子的寡妇。他娘一听就不乐意了,对他姑姑说:“亏你还是当姑姑的,这种情况的女人你也给提?你这是让臭蛋给人家拉一辈子套啊!”

小芹满怀悲悯地看着随风飘过来卷曲在地的树叶,一片树叶从萌芽到嫩绿,从嫩绿到泛黄,再从泛黄到衰落,就如同看到了爹娘那憔悴不堪的身影,每况愈下。枯荣兴衰,这是谁也无法逃脱的人生桎梏。

一听这话,姑姑立马回了家,臭蛋也憋红了脸,冲着他娘磕磕巴巴地大叫:“你们两口子每天晚上搂着睡觉挺美,不想想我有多孤单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美高梅登录网址发布于小说推荐,转载请注明出处:哥哥24岁了还没娶上媳妇,只有臭蛋到了五十多岁